朝闻道

东边我的美人儿,西边黄河流

我的一个朋友 2

我应该算是比较资深的玩家了,和我朋友混熟那几年某个血雨腥风的端游正当红,我也玩了好长一段时间,加了PVP大帮会,吃了不少瓜,还差点躺枪上过八一八。我那朋友倒是个游戏小白,他工作出差多,写连载都是不可多得的娱乐,意识里根本没有游戏这茬事。
后来这个端游我玩得比较曾经沧海难为水,半心半意地咸鱼着,正好一个手游忽然大红,周围的人都在玩,不玩吃个饭都参与不了话题,就下了个也跟着在玩。大概是我朋友圈老发这个手游的分享,某天我朋友来问了,“这什么啊?”
我回他,“手机游戏。来玩吗?”
我朋友回,“确实玩的人挺多的。“
那段时间他事业瓶颈期我是知道的,卷到低端政治斗争里每天被折腾得很郁闷,连载早就没心思写了,大概真...

我的一个朋友 1

我这个朋友和我严格意义上算是网友,老早的时候微博直播什么的还不流行,大家都上论坛,我常上的那个论坛说出来就暴露年龄了,反正在那个论坛上我认识了我朋友。
我朋友那时候在论坛上半真半假地写点鬼故事,这人写鬼故事和别人特别不一样,别人写得扣人心弦的,他写着写着就兴致勃勃去描述什么晚上的一顿饭,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倒映在你的波心,这种写法真的是难红,但我很喜欢看他东拉西扯的,每天去给他留言,点评一下催催更什么的。
这人有点故作高冷,从来不回帖,我也比较随缘,从来不像有的读者会惆怅惆怅之类,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他头像变成一个熟悉的图案,情不自禁给他回了条,“哇,xxx老鸭粉丝汤!楼楼在南京?”
他头像是这家老鸭粉丝...

[林方]Delight2

林敬言倒是挺处之泰然的,问方锐,“饿不饿?”
方锐回答,“还行吧,飞机上那餐鳗鱼饭吃得很饱。”
林敬言说,“那咱们去买东西吧,你要是路上饿了再说——宝典呢?”
方锐翻手机给他。林敬言也有一群莺莺燕燕要代购,俩人凑在一起按品牌整理了下,配图查价格的任务就交给方锐了。林敬言就着他的手扫一眼,说,“走吧。”
东京地方时比上海早一个小时,天也黑得特别早似的,方锐总感觉有点时间被偷走的恍然。这纸醉金迷的巨幅摘牌看久了真有点光污染,天也不是黑的,泛着点带紫的红。没有月亮,自然也看不见星星。路人都走得很快,倒也不摩肩接踵,彼此距离隔得尽量远。林敬言也因此而没非得和他并排走,步履匆匆稍前一两步的样子,方锐紧赶慢赶跟在...

[林方]Delight 1

今年业绩数据不错,部门年会地点定在了东京。前几天开会,最后两天是周末自由活动。想多留几天也可以,自己承担费用就行
方锐倒是一早得了消息,没特别惊喜。林敬言当初劝他转部门早点下决心,用的就是东京之行的幌子,说赶紧交接完还赶得上,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
林敬言早他两年去的咨询。技术出身的人刚开始总归需要适应,一步步做到现在差不多要转型,空出来位子需要个技术过硬关系够近的,不用他说方锐也知道自己是不二人选。
两人前前后后半真半假聊了好几次,虽然说床上的话不能当真吧,方锐倒是觉得林敬言聊的那些都还挺入耳的。
其实他也明白这个道理。现在的位置待着简直不要太舒服,游刃有余,驾轻就熟,问题是看着前他几步的...

《春风里》PDF公开

禁止二次上传和商业使用

春风里

1 / 19

© 朝闻道 | Powered by LOFTER